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能源電力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當前位置:中國市場調查網>經濟貿易>貿易>  正文

“一帶一路”旗艦項目應盡快落地發揮示范效應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07/16/2015 12:35:56   來源:上海證券報

  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訪問中亞和東盟期間先后提出了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簡稱為“一帶一路”),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建設將秉持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理念,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促進沿線各國的全方位合作,體現出里程碑式的重大意義。

  順應經濟全球化和

  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趨勢

  從國際視角來看,“一帶一路”倡議首先順應了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合作蓬勃發展的趨勢。當前,世界經濟仍在金融危機之后的復蘇之路上躑躅前行,通過國際經濟合作尋找新的增長動力成為各國的普遍共識。“一帶一路”倡議以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為目標,致力于推動沿線各國實現經濟政策協調,開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共同打造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經濟合作架構。其次,“一帶一路”倡議有助于滿足沿線各國對互聯互通合作,尤其是對基礎設施建設的巨大需求。該領域的合作不僅可以拉近各國在地理空間、物理空間和制度空間上的距離,深化各國之間的貿易投資合作和人文交流,同時也可以使各國更好地融入區域生產網絡體系,提升亞歐區域經濟合作的質量與實效,并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從國內視角來看,“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集中體現了近年來中國經濟實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快速提升。2014年,中國的GDP達到10.4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二位;進出口總額達到4.3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一位;持有外匯儲備3.84萬億美元,居世界第一位;對外直接投資額達1029億美元,居世界第三位。與此同時,中國通過參與20國集團、金磚國家組織、東亞峰會、中非合作論壇、中拉論壇、亞歐會議、上海合作組織等機制,在全球治理和國際區域合作體系中的地位不斷提高,引導能力顯著增強,從而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實施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有助于催生亞歐大陸經濟整合的新路徑

  “一帶一路”倡議借用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符號,綜合歷史淵源和現實基礎,依靠中國與有關國家既有的雙多邊機制和區域合作平臺,主動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伙伴關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

  就地區層面而言,“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將有助于催生亞歐大陸經濟整合的新路徑。歐亞大陸是全球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經濟活動最集中的區域,一頭是活躍的東亞經濟圈,另一頭是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一帶一路”建設將以陸上的國際大通道為依托,以重要的海港為節點,在亞歐大陸及周邊海洋構建全方位、多層次、復合型的互聯互通網絡,開展全面的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合作,不斷提升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水平,其意義在WTO多哈回合談判停滯不前的現實情況下尤為突出。此外,與美國在亞太地區主導的所謂“白金標準”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相比,“一帶一路”所倡導的多元化的合作更具包容性,可以更好地兼顧基本國情和經濟發展水平存在顯著差異的國家的利益,在循序漸進的基礎上不斷取得實質性成果。

  就我國自身而言,“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將為我國更好地統籌國內和國際兩個市場,加快實現經濟轉型提供良好的渠道和平臺。當前,我國已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制造業大國和貿易大國,在全球價值鏈體系中的地位不斷前移。但是,我國經濟在保持較快增長的同時也面臨著一系列挑戰,如人口紅利逐漸減弱,勞動密集型產業優勢下降;東西部發展不均衡,差距逐漸加大;環境問題越來越突出,資源消耗型、投資和出口拉動型增長模式難以為繼等。面對上述挑戰,單純依靠國內的產業結構調整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借助國際市場尋求經濟增長新動力和新出口。“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將有機整合我國已經參與或正在積極推進的各種雙邊、次區域和區域合作機制,形成陸海統籌、東西互濟的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更加充分地利用國際市場和國際資源,拓展我國的發展空間,鞏固和延長我國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借助“一帶一路”框架下多元化的國際經貿合作,我國的建筑、交運、建材、鋼鐵、化工、裝備制造、農產品加工、紡織服裝等具備國際市場競爭優勢,或者存在產能過剩現象的產業,都能夠在產能輸出或轉移方面獲得更多的機遇,更好地開拓國際市場。同時,“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還將有效整合企業對外投資的個體行為,顯著提升“走出去”戰略的水平,為我國的資本輸出開拓嶄新的局面,并加快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此外,“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還有助于改善我國東部和西部地區發展不均衡的局面,尤其是為西部地區的經濟發展提供新的機遇和動力。

  應該集中精力抓好開局,

  盡快讓一批旗艦項目發揮示范效應

  “一帶一路”倡議涉及亞洲、非洲、歐洲的60余個國家,總人口約占世界的60%,經濟總量約占世界的30%。規模如此之大,影響如此之廣泛的一項國際合作倡議,其未來的實施進程也將是復雜而曲折的,需要面對各種現實和潛在的困難和挑戰。

  從地緣政治和國際關系的角度分析,個別國家的掣肘和戰略對沖將是“一帶一路”倡議在實施過程中可能遇到的主要挑戰之一。需要強調的是,各國參與區域合作的訴求通常是兼顧經濟利益和非經濟利益,并將其視為本國外交、安全和對外經貿戰略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因此,在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重構加速的背景下,區域合作進程中也夾雜著各方博弈的成分。對于個別國家而言,由中國引領的“一帶一路”建設將會在政治和經濟方面“動他們的奶酪”,需要加以防范和制衡。出于這一思維,個別國家別有用心地給“一帶一路”倡議加上了“新版馬歇爾計劃”的標簽,并再次炒作中國威脅論,妄圖借此誘發沿線發展中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疑慮。對于我國而言,這些政治層面的負面因素是無法回避和徹底消除的,因此應該集中精力抓好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的開局,啟動和落實一批旗艦項目,盡快發揮示范效應,從而打消某些發展中國家的疑慮,并對個別國家針對“一帶一路”發出的雜音形成強有力的回應。另一方面,我國還應充分考慮地區或個體國家國內安全問題有可能給“一帶一路”建設所帶來的威脅,近期在也門、緬甸等國發生的軍事沖突就是警示例證。

  從經濟和市場因素來分析,如何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保障我國海外投資的回報率是另一個需要關注的重點。“一帶一路”項目不屬于援助性質,很多項目建設周期長,資金投入大,而且還可能關系到東道國相關產業的發展和就業。有鑒于此,我國和參與“一帶一路”合作的國家應該基于收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原則,采取規范的市場化運作模式來推進項目的實施。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國政府首先應該和相關國家的政府加強溝通與協調,為項目的實施營造良好的政策氛圍。有些項目還可以積極吸引相關國際組織和金融機構的參與,這不僅可以進一步加強對項目的資金和技術支持,還有助于提升項目的管理水平和風險控制。對于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內企業而言,則應該在項目實施前開展充分的商業評估,并在項目實施過程中進行動態的成本收益核算,遵循商業原則開展相關業務,努力提高項目質量和后續服務水平。企業之間應該加強信息溝通和良性互動,堅決杜絕重復建設和惡性競爭。同時,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內企業還應該積極履行海外投資責任,更好地融入當地社會。此外,國內相關主管部門還應該對國有企業在海外的大型投資項目進行動態化和常態化的審計,保持對國有資產安全的高水平監管。

3肖6码discuzboard默认版块